無眠詩社

有的人醒着,却睡着了;
有的人睡着,却警醒着。
此地无眠者,因我顾念生。

       

黑夜降临

文/仓巴


黑夜降临,日落于山下,

听沉寂所归,暮草惊风。

烛火不能燃,火石火镰早已被年代抛却,

白炽灯、荧光灯,只只熄灭。

看黑夜降临,恐惧泛滥成惊恐的眼睛,

月光已熄,乌云涌动。

颤抖的双腿和颤抖的双手放弃逃离,

街道上汽车奔驰,不见车灯、没有汽笛,嗖嗖而过。

听车轮碾过身体,滋滋的沉闷声,

听不见呻吟,看不到苦痛。

黑夜降临,冷风把躯体吹成冰,

血液停止流动,反正早已麻木,何必再流动,

躯体早晚也不过是灰烬,融入尘土,回归大地。

悲伤的是今夜再也找不到汽油淋身,

即使把躯体泡在冰冷的汽油中,

也不会有一点火星来点燃生命。



推荐语:关于一个时代的悲哀,此诗的闪光点在最后一句。(尹引)

评论
热度(9)
  1. 大川無眠詩社 转载了此文字

© 無眠詩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