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眠詩社

有的人醒着,却睡着了;
有的人睡着,却警醒着。
此地无眠者,因我顾念生。

       

哑城:你在北方,一病十年

無眠人·四月诗章


每一次,黑夜在你的眼前睡去

春天的流水声,便从你的血液里

睁开眼睛,此时我听见海

在我眼前击鼓撞钟

 

提醒桃花在春天一遍遍打开自己

就像北风一遍遍在午夜的街头

朗诵冬日的苦酒

——绑架了双腿和舌头的苦酒

 

我看见北方抱着酒桶坐在你的城市

而你坐在自己的牢里

透过别人的眼睛向外望去:

在春天的人世间,我多么自由

 

可是你看,在北方

一切的河流都必须

用自己结冰的血

来埋葬自己

 

今夜,你不敢在木头的心中

点一把火,也不敢

再次叫醒体内的河流

向海流去

 

你只有木然坐在北方

抱着自己,也抱着牢笼

抱着他人,也抱着刀

再病十年


推荐语:...


尹引:两座村庄

無眠人·三月诗稿


满足与颂经的村庄

村庄与我或诗的村庄

食物与老人在颂经

重复的树林在下  雪山在上

 

村庄从此不沉默

村庄从此  我爱你的孤独

这是火一样的村庄燃烧

花季诞生的神圣城筑

 

这一定是母亲的村庄

喂养天鹅的天堂

风吹响在村庄

风吹响村庄

包裹的彩旗

 

——白云不再在蓝天下面

白云生下村庄

 

推荐语:

       一片白云

       生下两座村庄...


虎破:钢铁会老

無眠人·三月诗稿


运送木材的铁轨

也运送着我

她们裸身相拥

像少女放弃前程

 

我该认出谁吗

谁曾枝繁叶茂

 

我该认出谁吗

在高楼倒塌时

认领她的骨骼

 

运送木材的列车

也运送过我

钢铁会老

何况你我


推荐语:

       我是你场院上发疯的钢铁。...


鱼死

文/淡水海


好像

我是一条鱼

游在水做的梦里

光影恍惚


我看见一个个水水的梦

有的在燃烧

有的结成冰

有的,流向上游


在最烫的梦里

我看见过自己

在最凉的梦里

梦见梦见你

在那条被现实嘲笑的河里

我这条鱼

淹死自己


五月

文/幽篁里


轻快似孩童的脚步,倏忽间就不见了身影

风是绿色的,吹在脸上有树叶子的清香


窗前有白蝴蝶或黑蝴蝶飘过,如细碎的纸屑

一本书正好打开在第三页


推荐语:五月,蝴蝶如纸屑。(尹引)


黑夜降临

文/仓巴


黑夜降临,日落于山下,

听沉寂所归,暮草惊风。

烛火不能燃,火石火镰早已被年代抛却,

白炽灯、荧光灯,只只熄灭。

看黑夜降临,恐惧泛滥成惊恐的眼睛,

月光已熄,乌云涌动。

颤抖的双腿和颤抖的双手放弃逃离,

街道上汽车奔驰,不见车灯、没有汽笛,嗖嗖而过。

听车轮碾过身体,滋滋的沉闷声,

听不见呻吟,看不到苦痛。

黑夜降临,冷风把躯体吹成冰,

血液停止流动,反正早已麻木,何必再流动,

躯体早晚也不过是灰烬,融入尘土,回归大地。

悲伤的是今夜再也找不到汽油淋身,

即使把躯体泡在冰冷的汽油中,

也不会有一点火星来点燃生命。


推荐语:关于一个时代的悲哀,此诗的闪光点在最后一句。(尹引)

尘土和风和树和国旗和我和一切——记一场沙尘暴

文/独眼巨人


印象

大地的尸体

被风点着

燃烧了空气


战士

嶙峋的骨

站在坟墓上

眼泪

早已流干

手臂

已然丢失


荣誉

恍惚中

暗红色的血液

当空流淌


诗人

书本般

麻木

陈述


人类

将自己淹没


世界

在沉默


推荐语:好像是理想主义自我灭世的预言场景,内在张力凸显。(尹引)

苦海码头

文/虎破


苦海里的盐不够

取盐的人留宿码头

我看到海中婀娜的女子

雪白脊背

像泅水的海鸥


苦海中的鱼不多

撒网的船忽然失火

渔夫的泪水

跟随仅有的遮羞布

跳入漩涡


世界还没有高楼,苦海就有了码头

码头附近,没有一个村落

来往的人,从未爱上另一个


来自:虎破


推荐语:有码头便有彼岸,这是一只孤独的码头住着孤独的人,是苦于情思?还是苦于囚于此地?这首诗韵律感极强,适合吟唱。(尹引)

来源:無眠詩社

三月

文/哑山


突然发现

三月已经是我最后一杯酒

他褶皱,臣服于月光

和往事:


我曾坐在宿舍门前

听见一整座天空

长满风的嗓子

我听见身体里的麦田

像一首有呼吸的歌

打开,又合上


我曾坐在自习室

想起春天从我的眼睛里

摘走的一树枯萎

令人感激

想起信纸上某个孤零零的名字

名字之后,再无下文


我曾坐在楼顶

目睹一串串故事

锈成一个个名词

即使我伸出再多的手

也触不到那天的月亮

和你的呼吸


我坐在这里

被全世界的海水淹没


推荐语:有些意象落俗,但依然清新。尤其是“整座天空长满风的嗓子”展现了一种独特的想象。(尹引)

陌生人

文/概率为一


我们是海上的泡沫

自日光中诞生

在清风里消亡

你不记得我

我也不记得你


我们是森林的萤虫

在月光下共舞

在黎明时告别

你不记得我

我也不记得你


我们是琴键的音符

在曲谱里相随

在指尖中分离

你不记得我

我也不记得你


我们是炉中的火把

在烈火中拥抱

在灰烬里纷飞

你不记得我

我也不记得你


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种离别

偶然跳跃,旋生旋灭

也有成千上万动情的欢聚

细水长流,相伴相随


即便


我们是海上的泡沫

偶然跳跃,旋生旋灭

却拥有同样的命运

你看着我

我也看着你


我们是森林的萤虫

偶然跳跃,旋生旋灭

却拥有同样的光彩

你照亮着我

我也照亮着你


我们是琴键的音符

偶然跳跃,旋生旋灭

却共谱出一支华章

你牵动着我

我也牵动着你


我们是炉中的火把

偶然跳跃,旋生旋灭

却炽热地同...

象个诗人

文/不知所謂的老問


马车来了

载着青春

我欣然卸下

铺满我的小城


诗人来了

带着他的爱人

我静静的仰望

那百合木门


天使来了

躺入死坟

满山玫瑰

旧时的血痕


它也来了

采了玫瑰

摘下星辰

我骑着马儿

象个诗人


推荐语:诗意的栖居。(尹引)

静夜

文/幽篁里


灰白的云中隐着月亮

不知名的虫儿飘飞在

结露的草叶子间

独我一人

在这条小径上赶路

夜的绸衣笼着我

只看见魁魁的树影

无声的摇荡


鸟悚然尖叫

打破夜的安详

我笼着夜的绸衣

沐着月的清辉

体会着无语的凄凉


在这条小径上赶路

独我一人


推荐语:这首小诗很安静,在讲述孤独,同时也在感受孤独。(尹引)

守墓人

文/虎破


太阳重归故里

我会熄灭自己

我是守夜人

理应吹暗灯火

我是守墓人

理应白天死去


推荐语:是中国对家族坟墓的敬重。一首短诗讨论了守墓人与日光与太阳的关系,体现了诗人独特的眼光。(尹引)

无眠纪事(一)

       周六晚上七点,北二条胡同,三三两两的路人同往常一样与我擦肩,还没来得及观察他们的表情,就已经背向走入各自的故事。我找到一个宽阔的门面,亮着灯,店里却没有人。我凭着直觉,看到了“家作坊”的牌子。

    “应该是这里没错了。”我推开右边的红色大门,走进一个陌生的院子,不远处的葡萄藤下,坐了三个陌生的男人。

    “嗨,仓叔、在在好!这位是?”

    “你好,我叫思远。”


工作场

文/仓巴


风吹不进玻璃,污浊的空气

苍蝇飞来飞去嗡嗡作响

太阳燃烧,室内是嘈杂的死寂


翻开整本的地图和网页

寻找一条打不开的路

手持徐夫人的匕首,看恐慌的嘶吼


帽子底下没有面孔的头颅,风吹绿林

炊烟倒映进水里流走

一波一波剪不断的是愤怒


来自:仓巴

如何赞美我的生活

文/仓巴


不是所有的莫名都真的是莫名

不是所有的无奈都是因为无奈

在狭窄的心门里

是愤懑的火焰

还是妒忌的毒药

赤练的天空装满着火药

心跳的声音似低沉的雷声

闪电是恶毒的誓言

劈开平淡的生活

难以出口的言语

如同干燥的粉尘吞进喉咙

那漆黑的胸腔里

藏着什么样的世界

是如同城墙一样坚固

还是柔软的如同月光

这满腹的牢骚如同海洋

越是洗刷越是苦涩

是迷失还是装作迷失

像蜃楼一样的现实

用什么样的画笔

描绘着不满的生活

四周张牙舞爪的小丑

唱着谄媚的赞歌

闭上眼都是黑暗

睁开眼黑暗无边

耳边的佛经唱着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来自:仓巴

下一个春天

文/仓巴


青丝遮不住的蓝天

飘满的温暖

红红花儿摇曳的思念

挥手撒下的是下一个春天

下一个春天还要等到来年

如果要等到下一个春天

我还是先享受今年春光灿烂

把我爱的火焰点燃

划一道彩虹桥与你的心相连

一起等待下一个春天


来自:仓巴

爱之如命

文/虎破


爱之如冰,就收回双手

放下一路温暖的风景

只闻寒雪吹风铃

爱之如命,便不须归宿

等多少年知音皆安静

只留一笑解生平


来自:虎破

此处有谜

文/Pteroceltis tatarino


转动

你抢夺了风的自由


转动

你用张大的血腥 

紧紧盯住黑暗的锁


声音

你肆虐出 并不狂暴的血肉


声音

你静静地 摇曳出 

老旧的木椅子 摇晃


你在灰尘里

切割了空气 换颜色

换面容


你并不真实

却用了真实的电 真实地 转动


来自:Pteroceltis tatarino

平行时空

文/虎破


能不能借我一秒钟 做一个决定

爱上你 或者独自划过夜空

我为马儿取了新名 来自一个梦

在那里 或许早已忘记苏醒

在另一个时空 我没有写出下文

时间是平行的 同样留不下青春

我的马儿叫做末离

末日之后我们相依


来自:虎破

© 無眠詩社 | Powered by LOFTER